他们不期待施舍救济,他们更渴望自力更生|慈展会大讲堂
发表日期:2018-03-31 17:21:33


QQ图片20180509145501.png

国际公益峰会 第四板块

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生态圈——共享未来


QQ图片20180509150716.png


杜聪

智行基金会创办人、主席


他让艾滋病的遗孤们拨云见日,有了更光明的未来,今天,我们共同倾听下他从2002年以来所帮助的艾滋病儿童的故事。


速记

大家下午好!很高兴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故事,我是智行基金会的创办人杜聪。

智行基金会是在18年前成立的,当时我还是在一个叫UBS的投资银行工作,我们的理念是希望通过教育和预防去防止艾滋病的蔓延。因为在18年前我们成立智行的时候,中国的社会还没有今天对艾滋病的关注度那么高。很多人对艾滋病也非常不了解,后来我们在这个工作做了两三年之后,我们慢慢意识到在以河南为主的华中地区,有很多贫穷的农民,因为贫穷无知,曾经在90年代卖血,通过不卫生的采血办法,他们大批感染了艾滋病,经过很多年以后,他们很多人已经去世了,他们的孩子变成了艾滋孤儿,我们从此开始了艾滋遗孤的助学活动,我们目前资助的人数已经突破2万,当中有60%最早我们资助的孩子到了上大学的年龄,考上了大学。

 

针对艾滋病群体的社会企业

但是今天我们不是分享我们在慈善公益方面的工作,我是在这里分享我们社会企业的工作,在我们为艾滋病群体服务的过程,很多孩子慢慢长大,他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读书的机会,他们也需要一个就业的机会,一个职业培训的机会,同时我们所服务的这些艾滋病的农村,因为后来国家有免费的抗病毒药物的治疗,很多的农民也不需要躺在病床上,他们其实是可以做一点轻活,他们不能做重活,不能种地,但是也不需要一直躺在病床上,所以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谋生的机会,一个发展的机会,一个希望能有更多收入来源的机会。

我在这个过程中印象很深刻的一个事件就是,在我去探访被我们资助的艾滋病家庭的孩子的过程,我去了其中一个家庭,在我去的那天的前一个晚上,他们家里发生了一场很大的爆炸,结果我们资助的这个孩子的爸爸当场被炸死了。后来我了解到,因为他们很贫穷,感染了艾滋病,但是因为有国家的抗病毒药物的治疗,他们的生命得到了延长,他们的医疗问题得到了解决,但是他们的经济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他们继续贫穷,因为没有卖血的机会,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做一些高危险的事情,结果那个爸爸就领了很多火药回家做鞭炮,在他们那边的农村,很多农民除了种地以外,在卖血之后,也有很多人领了火药回家做鞭炮,作为一个帮补收入的途径,后来就发生了悲剧。

但是我们想一想,他的爸爸不是被火药炸死的,也不是被艾滋病弄死的,最根本还是农村的贫穷问题,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的社会企业。我们服务的对象,我们的艾滋病家庭,随着经济的发达,在治疗方面的进步,我们不应该高高在上的把他们变成我们施舍、救济的对象,他们更加应该是我们的一个合作伙伴,我们应该共同努力,让他们有更好的发展。同时这些农村因为艾滋病的关系,受到了很多歧视,可能在同一个县城艾滋病高发的村,也是被其他的村民所歧视的,所以他们要有一个好的方法能够解决他们的经济问题,同时也能解决他们的心理问题,还有被歧视的问题。

 

举例介绍

我今天希望举两个例子来介绍,社会企业通过一些持续性的发展,可以为这类群体或者其它的弱势群体提供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途径。

第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的环保袋工厂。在那个时候有一个法国的酒店集团联系到我们,它想捐一笔钱给我们。我当时跟他说,如果你把钱捐给我们,我们很快就用来花在孤儿的助学的学费上,一下子就用完了,明年可能我还会回来问你要钱。不如你把我们的捐款转化成为一个社会的投资,我看重的是这个酒店集团在中国有五六个品牌,加起来有100多家酒店,一共3万多个客房。每天你这3万多个客房都要用洗衣服的袋子,都要用环保袋去装脏的衣服,还有装拖鞋的袋子,装报纸的袋子,不如你把原本的20万捐款变成一个社会投资,帮我们在农村建一个环保袋的工厂,更主要的是你可以采购我们的环保袋,给我们的群体一个就业的机会,一个生活的机会。

后来他们也同意了我们的建议,我们在河南的一个艾滋病的高发农村,成立了一个艾滋病的工厂,那个工厂所有的员工都是艾滋病感染的女性,为什么是女性呢?因为很多感染了艾滋病的男性都有本事在村子以外的地方找到工作,很多时候这些母亲要在家里带孩子,要做家务,不能离开农村,但是同时她们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种地,干农活。除了没有收入之外,她们的心理状态也很差,因为她们觉得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,好像在等死一样。我们培训他们去生产一些环保袋,除了给他们一份收入,也给了他们一份尊严,他们觉得自己是凭自己的努力获取一个收入的来源,而不是靠人家的救济、同情、施舍。

我们就是因为这个理念,帮助了100多家酒店去生产环保袋。现在那个原本资助我们的酒店集团继续在订购环保袋,我们的订单也包括了他们在酒店行业的很多其它的竞争对手,这个是帮我们发展有社会竞争力的社会企业。而且我们生产的东西是运营一个酒店每天常规性都要用的,我们不是去做一些手工艺品,或者是人家勉为其难,同情我们、可怜我们,帮我们买一次半次的东西,反而是一些有刚性、持续市场需求的产品。可能那个产品的利润不是很高,但是它所需要的量非常大,这也是我们在很多企业推动的时候,我们会建议给很多的企业的,每个企业都有它的运营成本,我们不应该等一个企业赚到钱之后,然后捐点钱做慈善公益才叫慈善公益,其实每个企业都有它的运营成本,如果我们作为公益行业的从业者,能提供他们需要的产品或者服务,一方面可以解决企业的需求,另外也是给我们一个社会企业的持续性的订单、持续性的收入的来源。


可持续性发展

当时这20万如果只是捐款,给我们用完就没有了,但是现在它已经变成了收入达到400万的环保袋的工厂,这个工厂的利润都拿来给那些艾滋病的孤儿读书,我们这个环保袋的成本主要是发工资给这些艾滋病的感染妇女,就是给这些艾滋病的母亲,这些母亲拿到工资也有很大的社会意义。而且使用了我们这些纯棉的环保袋,也可以减少使用塑料袋,所以对环境也有一个很好的贡献。一个社会企业应该有金钱的回报,有一个社会的回报,同时也有一个环保的回报,这样的工作我们也是可以在不同的产品里面去满足社会的需求,而且复制性也很强,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农村去培训不同的妇女,去做这样的事情。

最后我要说一点的是,这样的工作并不能靠人家的同情、可怜,所以在品质和价位两方面都要有市场竞争力。刚才我提到,我们这个工厂不仅给这个酒店提供服务,包括它的竞争对手也是我们的客户,而且他们都是通过正常的采购,要有三家竞价,胜出者才能得到他们的订单,他们也很明白的说,不是因为我们是社会企业他们才同情我们,我们的价格要有竞争性,他们才会给我们订单,而且产品的品质也要达到一个高的水准。在我们当初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供应的环保袋是给五星级酒店的,他们如果不满意的时候,也会毫不犹豫地给我们退货的。所以我的最后这个分享点就是,我们这个工作一定要从价格和品质方面都有商业的竞争力,这样才可以获得一个持续的发展。这样一个工作的市场空间也是非常大的,如果把我们这样的社会企业变成常规运营的生产的一部分,我们就不需要靠企业赚到钱才给我们捐钱,才可以使我们生存,我们可以跟着社会其它的需求一起成长。

 

注:本文来源于第五届国际公益峰会现场速记,未经本人核实。